• 首页
  • 美文
  • 随笔
  • 感人
  • 感悟
  • 情感
  • 励志
  • 散文
  • 短文
  • 心得
  • 语录
  • 名言
  • 作文
  • 日记
  • 又误心期到下弦

    来源:网友投稿  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1-03 11:26:27

     

    当弥天的星子,躲过暗夜浮动的流云,化为偷窥我孤单的眼睛,尘世的寒夜,那平仄着相思的冰笺上,便会洇满思念的冰冷。


    那弯斜挂天际瘦了又瘦的弦月,终还是成了冷漠的看守者,任浮华的鬼魅,牵出昨日回廊上空,那抹盈泪的笑脸,将一把温柔的利刃,刺入我相思淤积的莲田。


    一颗倦心,被剥离出飞扬的伤口,妖娆殷红的血花,瞬间垂死的绽放,泪光中凝眸仰望,弦月依旧漠然

    或许,当那些曾经美丽的忧伤,于纳兰的心中,如昨般明媚,任碎碎月华似水,洒满暗夜颤栗的青衫,那场永难清醒的痴梦,于记忆的深处,谁又能剔除得了昔时的缠绵?

     

    御蝉呵!你身披喋血的裙裾,于我暗淡的生命中,流光异彩地飘过,留下一粒苦涩的罂粟,绽放出一朵血色的殷红,像一枚你我离别时,飘零的枫叶,那最妖媚的颜色,最炙热的相思,于多少个无眠的深宵,时时刻刻灼伤着我遥望的眼睛。


    你一个华丽的转身,便将世间属于我们的那些所有的美,尽数掩进了记忆的坟墓,将那如蝉翼般美奂的心思,顷刻击碎,最后,再以彼此塞北江南的两两相望,将饮水与选梦的音韵,雕满莲田深处累累伤痕的心海孤城。

    哦!竟好久没有你的音讯了,两端天涯,两处牵绊,今夜的你,又会在谁的身边?此刻,我已如咯血的杜鹃,那一声声和泪的呼唤,御蝉呀!你可曾听见?

     

    今夜,彼此相守着无言的星月,天涯的你,是否也会像我一样抱着如铁的冰枕,抱着一帘幽幽的残梦,辗转难眠?


    人只说,往事随风,休再忆起,怎奈当嗔痴相缠,情花迷眼,头顶九天星月,脚踏百丈红尘,试问谁人又能洒脱地逾越这一道道感情的关?


    暗香浮动的星月下,纳兰总会紧攥着一缕渺茫的希冀,以小心而卑微地的姿态,用一颗圣洁的莲心,时刻呵护着属于你我的那些华美的记忆。


    此刻,清冷的室内,心字香也已燃尽,那躺满回忆的雕花藤床上,鸳鸯被上的鸳鸯,依旧成双,纳兰望不得这鸳鸯,一如望不得这一枕孤单的凄凉。

     

    残灯也熄了,顷刻侵袭的黑暗里,聆听着残漏的滴答声,纳兰幽深心湖里的花,也在瓣瓣凋零,默默地闭上眼睛,屈指盘算着属于你我的一年年、一月月、一天天


    从秋到冬,春到夏,又到了这晚秋天,御蝉呀!今生今世里,缘何我竟算不到我们再次重逢的期限?

    悔恨当初的我们,最终,还是没能逾越满汉之间,那高高的门槛,令我们于今生的岁月里,怀抱着一份明结暗合的妖娆,错过了月缺,错过了月圆,从上弦到下弦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


    唯将一份无可凭寄的思念,化做一缕缕月光,随着清清的夜风点点飘散

     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浅栖--风尘
    推荐阅读
  • 那时的年味
  • 那时的年味
  • 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
  • 凝固在照片里的记忆
  • 贴心小棉袄
  • 随机推荐
  • 炮仗的节奏
  • 常常感到怀念和遗憾
  • 怀念高中的生活
  • 成为更好的自己
  • 每个除夕之夜
  • 投稿 -  反馈投诉 -  联系我们 -  网站地图